A几年前离开欧洲核研究组织 (CERN) 物理实验室后,我乘坐高速列车穿越了瑞士和德国的边界。看着车窗外,一闪而过的景象让我着迷:一对年轻夫妇拥抱在一个原本空无一人的平台上,一个老人站在一辆生锈的马车旁,车轮不见了,两个女孩涉水进入芦苇丛生的池塘。每个只是几个闪烁的帧,眨眼间就消失了,但足以让我的想象力填满一个故事。